一季度,电力企业净利润普遍好转。五大电力央企上市公司中,大唐发电与华能国际两家企业扭亏为盈。大唐发电净利润1.37亿元,上年同期亏损约4亿元,增幅133%;华能国际净利润22.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约10亿元,增幅335%;华电国际净利润11.34亿元,同比增长82.3%。


  煤价和电价是影响煤电企业业绩的核心因素。2021年4月起,受供需等因素影响,国内煤炭价格开启涨势。10月中旬,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突破每吨2600元,刷新历史高位。有关部门及时出手干预,一方面加快释放先进煤炭产能,另一方面督促企业全面签订落实电煤中长期合同,同时,对电煤长协和现货价格的合理区间分别进行规定,要求5500大卡下水动力煤中长期交易价格在570元/吨至770元/吨运行,对应的现货价格不得超过长协上限的150%。此后,煤炭价格大幅回落。


  电煤成本得到控制后,电价涨跌幅限制也进行了调整。2021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成本和电价的双重提振,扭转了电力上市公司业绩。”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勘查研究总院地质封存技术研究所所长杜松说,在燃料端,煤炭供应长协全覆盖得到了更好的执行,让火电有了更充足的低价煤炭资源;在售电端,政府提高了高耗能企业电价上限,企业则提升了盈利性较好的新能源发电占比,使得企业利润得到有效保障。


  受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企稳回升拉动,全社会用电量继续增长也扩大了售电市场的整体规模。中电联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全社会用电量2.12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6%,比上年四季度增速提高1.1个百分点,电力消费增速稳中有升。一季度第一、二、三产业合计用电量1.78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2%。


  虽然煤炭价格从最高点大幅回落,但去年以来仍保持相对高位运行,未来发电企业如何减轻煤价的影响?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永磐表示,将进一步控降燃料成本,提升煤电子公司盈利水平。


  对此,杜松建议,绝大部分时间进口煤价均低于内贸价格,且中低卡的印尼煤具备单卡价格优势,沿海电力企业应加大拓展进口煤渠道的力度,并适度在价格低位时提高煤炭库存,尽量规避在旺季价格高位时进行过多的现货采购。


  近一年内,国资委多次会议提及煤电联营、煤电与可再生能源联营,各大发电集团积极响应。“煤电联营最直观的益处就是可以让电力企业不受煤价波动影响,供应和成本都相对稳定。不过,过多的煤电联营会造成市场煤份额大幅下降,加大现货市场的波动率。”杜松认为,对发电企业来说,由于新增煤电更多的只是调峰作用,因此会造成利用小时数下降和长时间低负荷运行,增加发电企业成本,对电力企业的成本端带来压力。


  随着天气逐渐升温,电力企业又将面临迎峰度夏的保供压力。“过低的煤价不利于新能源转型,过高的煤价则不利于保供稳供,关键是保证煤炭价格的平稳运行。”杜松说。(经济日报记者 王轶辰)



关于我们技术支持本网招聘特别声明
京ICP备17022951号-2   京公网备案 11040102700068号
联系方式:010-68574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