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文化和旅游部等10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的总体目标,提出下一阶段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等。


  我国乡村民宿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现在已经成为乡村旅游的重要业态,是带动乡村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和助力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受消费升级和疫情影响的双重挑战,当前不少乡村民宿发展面临缺乏特色化经营、缺少多途径增收等现实问题的考验。”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吴若山表示,此次《意见》聚焦解决问题、提升品质的思路,靶向施策,为促进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指引,将为乡村民宿进一步热起来、火起来提供十足的政策红利,为乡村民宿以及旅游业注入发展活力。


  迎来发展新机遇


  今年暑假期间,乡村民宿的预订高峰如期而至。据途家民宿副总裁胡阳介绍,近期途家平台上的乡村民宿供需两旺,7月份预订量环比6月份增幅达95%,比2019年同期增长超过30%;乡村民宿供给数量超过40万家,比2019年增长了2倍以上。


  近几年,乡村民宿持续受到市场欢迎。携程集团副总裁李珍妮表示,携程平台2021年乡村民宿预订量较2020年实现2倍以上增长,尤其是城市周边民宿,周末预订都异常火热。


  乡村民宿的出现和走红有多重因素。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龙文军将其概括为“市民有需求、农民有意愿”,一方面,随着我国经济的平稳增长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的休闲方式不断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选择到乡村旅游、居住,体验慢节奏的生活,欣赏乡村怡人的风景;另一方面,乡村民宿的发展能从多个渠道带动农民增收,因此农民的积极性高涨。


  与此同时,在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很多市场主体认为发展乡村民宿具有广阔前景,纷纷布局市场。此前,携程集团宣布,到2025年底,将累计打造10家标杆性质的乡村度假农庄。去年9月,飞猪旅行宣布战略投资小猪民宿,双方将达成深度战略合作,这其中就包括丰富乡村民宿产品供给,尤其是具备个性化特色体验的乡村民宿产品。


  乡村民宿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支持。近年来,《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农业农村部关于开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升级行动的通知》《促进乡村旅游发展提质升级行动方案(2018—2020年)》等政策和行业标准陆续出台,在鼓励乡村旅游发展,推动乡村民宿走向标准化、规范化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引导作用。正因如此,此次《意见》的出台,被业界高度关注并寄予厚望。


  硬件软件齐发力


  乡村民宿既满足了城市居民的消费需求,又从产业、文化、生态、人才、组织等多个层面推动了乡村振兴。但是,乡村民宿近年来的发展也暴露出一些问题。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副院长邓宁认为,当前,乡村民宿供需两旺,但中高品质的乡村民宿与市场需求仍有不小的差距,目前市场仍以中低端乡村民宿为主。“乡村民宿的发展面临标准建设滞后、同质化明显难以形成特色品牌、缺乏专业化经营和运营人才、行业监管覆盖面和效率不足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推动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迫切需要从硬件和软件上双发力。邓宁表示,硬件主要体现在乡村民宿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比如更加注重乡村民宿交通的通达性与周边环境的整体提升;以旅游服务接待标准建设带动乡村民宿基础设施的优化;构建体现休闲度假属性的场景化项目;加强乡村民宿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等。


  “乡村民宿的建设,尤其需要重视对乡村原生态美感的保护。”携程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致宁表示,原生态、环保低碳并有效融入当地景观,应成为乡村民宿建设的硬件标准。


  对此,《意见》提出“完善规划布局,优化资源开发”“引导规范发展,加强品牌引领”等重点任务,明确了下一步乡村民宿建设和管理的具体方向。


  位于河北易县的听松书院是全国首批甲级民宿。2015年,梅静回乡创办听松书院,除了民宿板块,书院还兼具国学美育课堂、非遗文化传承等功能,传播当地特色文化。在她看来,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绝不意味着简单追求奢侈的风格,“高质量要体现在服务的诚意上,同时,乡村民宿要力求体现当地独特的人文环境。”梅静说。


  此次《意见》明确,要尊重历史文化风貌,合理利用自然环境、人文景观、历史文化、文物建筑等资源突出乡村民宿特色,将农耕文化、传统工艺、民俗礼仪、风土人情等融入乡村民宿产品建设,注重与周边社区的文化互动,鼓励乡村民宿参与公共文化服务。胡阳认为,以特色文化赋能,是乡村民宿提升软实力、破解同质化竞争的关键。“乡村民宿要有故事有情感,做到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人制宜,挖掘当地的自然生态文化、人文历史文化,保留当地的建筑、餐饮、民俗等特色。”胡阳说。


  农民致富好帮手


  前不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向社会公示18个新职业,其中“民宿管家”位列其中。“随着乡村民宿的逐渐壮大,对民宿经营人员的专业素养要求日益提升,这既包括服务水平、服务标准的提升,也包括经营管理、文旅知识贮备等能力的提升。”张致宁表示。


  乡村民宿除了满足消费者乡村旅游的需求,还带动了资金流、物流、信息流、人流以及人才向乡村汇聚,改变着农村产业落后、年轻人外流、房屋空置等现象。此次《意见》明确,在尊重农民意愿并符合规划的前提下,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通过注册公司、组建合作社、村民入股等方式整村连片发展乡村民宿。


  龙文军认为,乡村民宿带动农民增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农民闲置农宅的财产性收入。农民可以自己经营乡村民宿,可以入股经营,也可以合伙经营,无论哪种,必须保证农民的这部分固定收入;二是农民参与乡村民宿管理和服务的工资性收入;三是由于乡村民宿带来游客,农民生产的工艺品和土特产等成为游客的伴手礼,由此带来农民经营性收入的增加。


  乡村民宿发展亟需相关从业人才。目前,乡村民宿的从业者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地农民,虽有纯朴和热情,但大多不具备相关专业素质,会直接影响其服务水平,从而影响民宿的运营。有关专家表示,应尽快加大乡村民宿人才的培训力度,才能助力乡村民宿更高质量发展,更好带动农民增收。(经济日报记者 张 雪)


关于我们技术支持本网招聘特别声明
京ICP备17022951号-2   京公网备案 11040102700068号
联系方式:010-68574465